我想了一下,決定把手中的信唸出來,還真不知道上頭會寫什麼?

 

 『親愛的小沐沐:

 

   人家是香香啦,我想要再跟你說一次,我喜歡你!沐!你到底要到什

 

   麼時候才要接受人家的喜歡我都告白好幾百次了耶!我長的那麼

 

   傾國傾城、沉魚落雁、如花似玉〈省略以下上千字的自戀成語大全〉

 

   我是為了你而生的,只有我配上你。而且不喜歡你實在太過分,

 

   歡你實在太對不起自己,不喜歡你我朋友會打我,我的目標只有

 

   個,那就是喜歡你!所以請快點接受人吧!假如你不接受,我會

 

   續寫的!!〈這不是威脅!真的!〉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喜歡你的香香上

 

  大家無言的看著沐,石化進行式,不過這女的告白這麼多次了都不放棄,真了不起啊。呵呵,不過氣氛好尷尬啊!沐淡定的在大家怪異的眼神下把信從我手中抽走,然後在自己身上摸出一捲捲、一張張的紙,他是怎麼把這些紙塞在身上的呀?

 

  就在此時,幽突然發出一陣狂笑聲後說:「哈!白痴!這也能拿錯!哈哈,白痴!還拿成情書,白癡,哈哈哈!」整個人,呃,不,是整隻貓把鄙視的神情完美地詮釋在那張貓臉上,真是強呀!

 

  我轉頭望向沐......嚇!沐的臉色在幽的嘲笑中漸漸變色,一下子紅、一下子白,現在是在表演變臉是不是啊?還有,一定要才剛見面前後不到半小時,就把第一印象搞的如此差嗎?我在心中發問著。可是隨後又冒出另一個問題,可是這次我還來不及住口時卻不小心說了出來:「那你幹麻不接受那女的?」啊!完了......笨死了!這是什麼問題啊!!輕捂著嘴,睜大眼看著沐,就怕他會惱羞成怒來罵我。

 

  大家在我說完後,又一愣,除了幽更加大聲的笑聲外,接著就又還是尷尬的氣氛。既然如此,那就轉移話題吧!在場除了我、幽還有沐外,另外四人同時想著。

 

  老媽清了清喉嚨,對著我和幽輕聲溫柔道:「乖,閉上你們的鳥嘴,你們不說話沒人當你們是啞巴,知道嗎?」呃,老媽的毒舌啊!!好可怕~~~哭哭~幽在心中反駁著自己其實是隻貓,並不是隻鳥阿!

 

  奶奶輕輕的拍了下沐的肩膀,提醒他快把通知書找出來。沐抽了下嘴角,快速的從左手袖子抽出一捲像白色的捲軸丟給我,接著語重心長的對我說:「假如有位常達快半年不洗澡,頂多用毛巾擦拭身體的人喜歡上你,你會選擇她嗎?就算真的長得再好看我也不要。」語畢,沐自己轉過身去整理那堆紙。

 

  我愣了下,在心中默默的想這女的還真不愧是叫做"香香",真是人如其名的"香"啊!為被此種女孩喜歡上的沐默哀三秒鐘......我輕輕拉開丟給我的捲軸,假如又看到"不該看"的東西也好做反應。等到看清楚上面的字時,我差點憤怒的把它給"毀屍滅跡"。

 

 『夜凌菲德卡秋塔 先生:

 

   歌奈學園在此恭賀您的到來,由於本校為四大學園之一,因此到校

          

   式自然不會太過寒酸,在此信背面有本校自行研發的一次性傳送陣

 

   ,當您觸摸此陣,將先行傳送到唯一能到達學園的碼頭,能力

 

   無法"完整"的到達此處,自然我們是無法保證不完整的部位是何處。

 

   此陣法為本校專用,無法用於報到他校,且此陣為註冊以及採購入校

 

   必須品(如課本等物)時的證明。採購物品名單附在信封上,請妥善保

 

   管,如有遺失恕不補發。

 

 

   最後再度恭喜您成為本校學生,我們將隆重等候您的到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歌奈學園』

 

  「這...這又是在寫什麼東東啊!為什麼先生?我是女的!是雌性生物啊啊啊!!!」我看完此信後大吼!哼!那麼這信連性別都寫錯了,那麼不然我就......

 

  我抬起右手把紙快速的往上拋,左手聚集家裡的風元素,讓這股輕柔環繞住自己。輕聲的說──「風刃!」隨著我的話,一道道透著淺綠的氣流急速往信的方向射去。

 

  『啪!』的一聲,一抹黑影在我的眼前閃過,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,幽已經站在木櫃上頭,隨意的用爪子向前一揮,信安然無恙的隨著地心引力向地上墜落,而風刃也在黑貓隨意的態度下被打散了。爺爺不知什麼時候到了我面前,把掉在地上的紙往自己的口袋一塞,又慢慢的走回餐桌摸自己的"葉子"了。

 

  「爺爺,我要信啦!」我走到爺爺身邊撒嬌道。後者看了我一眼後,摸摸我的頭,示意我該吃早餐了。

 

  「乖~~你等下不是要去皇宮找人"算帳"嗎?快點吃一吃,早點去,要不然又不知道他們會躲去哪裡了!對了!還有沐,快點坐下一起吃啊。」奶奶把我推到椅子上,叫上沐,用著愉悅的語氣加強算帳兩字,嘿嘿~有人要倒大楣了,嘻嘻,真爽。

 

  我默默的看著大家都坐定位後,撇了撇嘴角,被奶奶轉移話題了,我想應該在我真的開學前都沒機會拿到,恩,或著是滅了那封該死的信,唉......等下只好吃飽後去找"幕後凶手們",嗯哼,理論一下才對,也順便把我前天借的書給還了,免得又被圖書管理員罵了。

 

  「快吃啦,發什麼呆。」幽用爪子抓了下我的褲子,我搔搔臉,慢慢的用起我那被冷落很久的早點......

 

  不對啊!我幹嘛聽牠的話!!!

阿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