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阿笙,今年的情人節是跟新年一起過耶~~」我看著坐在我旁邊的友人,阿如,我們認識有七年之久了。在這個正逢新年的大好日子,突然來電找我說有事,應該又是些零碎的小事吧?我靜靜地聽著咖啡廳放的水晶音樂,漫不經心的想著。

 

「阿笙,我跟你說,我交男朋友了。」阿如溫柔的聲音隨著吉他聲傳入我的耳哩,好不突出,我愣了下。

 

「方易如!!!」我壓低自己本身就不高的嗓音,用著含有警告意味的語氣說。

 

「沒事的,雲笙,已經過了,真的......過了。」阿如彷彿在說服自己的說著,每當看到他這樣總是......令我想哭。

 

 

在一年前,身為男子的阿如,喜歡上我們系上的系草,沒錯,是男的。阿如是個正統的同性戀,我也是,兩個處境相同的男子,想當然爾也成了摯友。

 

我勸阿如放棄林傲,也就是系草先生。我很擔心阿如受傷,但他卻滿心自信的跟我說不會,我就想說讓阿如試試吧。

阿如告白後,兩人也交往了一年多了,期間他們兩人也沒有任何的不愉快,爭執。我也放下心,認為他們真的可以一直走下去,至少到出了社會後,但是我沒有想到,這麼狗血的事會發生在阿如身上。

 

阿如家的公司倒了,倒得很荒謬,也很殘忍。原來事初,林傲他父親知道自己兒子交男朋友的當下是憤怒至極,但他卻是一直在跟自家公司對立的公司下代繼承人。知道這件事後,林爸也沒再阻止,只是使了很多手腳讓阿如家的公司破產,再接收公司。阿如的爸爸受不了打擊也撒手人寰了,母親跟人跑,自己的姊姊因為要處理龐大的負債以及之前的跟人簽約的毀約金,太過疲勞,一個不小心出車禍身亡了。阿如只好休了學去工作,我想讓阿如進我公司工作,但阿如拒絕了,沒天沒夜的打工,我也兼了些工作幫阿如還債。只是這樣的日子沒有多久,阿如的負債突然被還清了,事後,阿如知道這是林傲的關係,也知道害自己家破人亡的也是林傲。阿如復學了,我也快畢業了,我想說留級繼續待在學校,但阿如不同意,所以我也就只是當個助教,陪他修完大學學業。

 

現在阿如開了家小小的咖啡廳,在一條小小靜靜的巷子,客人不多也不少,挺受學生和一些作家的歡迎,剛剛好足夠養活他自己。我幫他出錢買地,裝修,以及剛開始的材料,他有說不要但是我堅持要。我有時也會去幫他,只要公司沒有太多公文要看時就會偷偷跑過來偷閒。今天也是在這家咖啡廳聽著他說的話,但是只是他約我出來而已。

 

「誰?」我靜下心,溫柔的問道。

 

「林傲。」輕輕的回答。

 

「誰!!!」

 

林傲。

 

「他!!!!

 

「不是同一個人的,同名同姓而已。」

 

「出來。」

 

「阿笙,你不說話的話病會越來越嚴重啦!!!傲!!」無奈的看著我,接著對著廚房喊道。

 

「哼!」我輕哼。看向廚房,走出一個男子,熟悉的面容,那個人明明就是......

 

「林傲!!!」我握緊拳頭,憤怒的看著手端鐵製餐盤上的點心和飲料的男人。

 

「雲先生你好,久仰您的大名已久了,我是林傲,請多指教。」男人放好餐盤後對我伸出手,友好道。我明白那是要我重新認識他的意思,我拍開他的手,拿起小叉子吃點心。

 

「阿笙,我......」阿如討好似的對我說,但是卻被掛在玻璃門口的風鈴打斷了。

 

「抱歉,今天不營業喔!」林傲對著門口的人說著,背光的關係,導致我們都看不到那人的臉。

 

「笙~~~」誇張的叫法,那噁心的抖音......不會是他吧?我抬頭,那如大海般的寶藍色雙眸最先印入我眼哩,接下來的是那令人窒息的擁抱。

 

「放!!!!!」我的喉嚨因為太過用力說,到了後面直接有一絲絲的鐵鏽味向上湧。

 

「啊!!!阿笙!!!放手!!!」 

 

「這位先生,雲先生很不舒服,請快點放手。」

 

「笙!!!!沒事吧!!!」

 

頓時現場變的一片慌亂,我原本憤怒的心也平靜了,聽原因好了。我躺在沙發上,拍了兩下手,吸引大家的注目後,用力的說,因為假如不用力就說不出話了:「原因。」語畢,我開始咳嗽。

 

林傲等我咳完後,看著我說:「我放棄所有了,因為我發現我好空虛,我即使擁有財富、家人,但是我還是空虛的,我缺少了一樣,我明白了。那是"方易如",只是他,不是任何都可以取代的,對不起,我現在才明白,"方易如"對我來說是不可或缺的,所以請把它交給我吧,我或許不是最好,但是我願意為了他付出所有一切我能給的。」

 

我看向阿如,他的眼中充斥著感動這個情緒,我明白林傲是真心的,我希望阿如不要受傷,但是我想我沒辦法阻止吧,輕輕點點頭,林傲和阿如兩人高興的抱在一起,我再次拍了下手,看向林傲。

 

「我絕不會讓他難過,絕對!!!!」他再次對我保證。我鬆了口氣,終於阿如也找到幸福了,太好了。

 

「笙~~你還好嗎?」蹲在沙發旁的男子,拿杯水給我漱口後幫我拍拍背順順氣。杯中的水變成紅色,但我不在意,我都忘了有這個人了。

 

「阿笙,你吐血了!!!!還有他是誰啊?」阿如擔心的看著我,又用著帶有敵意的眼神看男子,誰叫他害阿笙吐血。

 

男子站起身,用著完全跟對我時的溫柔完全相反地冷酷對阿如說:「蕭氏機構的總經理,蕭冉,雲笙的男人。」說完後,馬上又變臉蹲下對我溫柔的說:「沒事吧,要回家嗎?」我只是點點頭,看著阿如,明白一定會有一大堆問題等著我。

 

蕭冉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起我,我向阿如揮揮手,表示下次見;又拿起手機搖了搖,表示用LINE說;在瞪向林傲,表示警告。

 

 

「阿笙也找到幸福了呀,真是太......喂!!傲,你的手在摸哪??恩~~我先關鐵門啦~~」

 

一切盡在不言中,相信在二月十四那天一定不會再是一個人了吧。

 

 


嘿嘿~~這是我想說在情人節的話,一定會有些人來個啥""悲歡離合"",所以來打滴~~我把我的綽號和朋友的綽號丟了進去,希望不要生氣阿~~只是裡面是兩個男的,我和阿如是女的,而且個性都是重新做的啦~~我和阿如都不是同性戀拉~~

 

情人節都過了~~但是還是祝所有的情侶, 快點分手 是百年好合阿~~

 

 

 

阿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